真正说透地条钢之迷:表内表外,未来缺口谁来补?电炉能否成主力?
一德黑色事业部 2017-07-09 13:26:29
导语:电炉新增产能能否按时到来?

文 | 一德黑色事业部   来源 | 一德菁英汇,ID:ydqhjy   编辑 | 扑克投资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上图查看扑克财经年中巨献,抢名额与大咖共聚晚餐哦!


导读:相对需求的雾里看花,供应端本相对清晰,但随着地条钢的退出,供应端也逐步迷茫起来,地条钢到底有多少?是不是有大量的地条钢存在于所谓的“表外”?中频炉退出导致的缺口,由谁来填补?电弧炉是否成为增产主力?带着种种疑问,本文尝试着从不同数据口径进行推导,试着回答上述问题,尽量避免感性判断。

在进行正式推导前,本文先做一些准备工作,以方便下文的推演:

1. 统计局的统计标准

统计局对工业品的统计范围是有明文规定的,企业满足年主营收入超过2000万元就进入统计局统计范围,这个标准对于钢厂来说,是十分容易满足的,在成材均价2000元/吨的条件下,只需年产量1万吨。所以,对于绝对大多数涉钢生产企业都是统计局的统计范围,一些规模较小的家庭作坊式地条钢企业可能不包含在内。

2. 统计局统计范围盯着工商注册证

现在是六证合一,只要在工商局注册,符合规模以上标准的企业都有统计证,统计证和工商证一起办理,要履行报表上报统计数据的义务。

3. 统计局的样本是动态的

统计局统计范围是动态变动,若样本内的钢厂出现停产和倒闭的情况,就不再纳入统计范围。若钢厂再度复产或有新的钢厂进入,则会纳入统计范围。

4. 统计局生铁的范围

统计局口径的生铁=炼钢生铁+铸造生铁+含钒生铁

5. 统计局粗钢的范围

统计局口径的粗钢=转炉钢+电弧炉钢+感应电炉钢+其他炉种钢,目前已基本没有平炉炼钢,其他炉种炼钢的量很小,本文认定为0。从这个等式可以看出,只要是钢水都要纳入到粗钢的统计范围,中频炉也算在内(感应炉),本文将部分称为表内中频炉。

6. 统计局的数据有无参考价值?

2016年统计局口径生铁的产量为70074万吨,下面我们从矿石的角度去推导生铁的产量为多少?

从矿石推导的口径和统计局的口径相差600万吨左右,比较接近,一定程度上能表明统计局口径还是有比较强的参考价值的。

7. 我国的废钢资源量有多少?

根据废钢协会数据估计目前每年的废钢资源量大概为1.6亿吨。

一、表内废钢贡献多少铁元素?

表内指统计局口径,表外指统计局口径外的,以下只要不标明表外的,都默认为表内指标。

表内粗钢中的铁元素=表内炼钢生铁中的铁元素+表内废钢中的铁元素+表内铁合金的铁元素。

粗钢按照含铁元素量为99%,生铁中的含铁元素量为97%,炼钢生铁=生铁-铸造生铁(数据来源铸造业统计年鉴)

废钢中的铁元素=粗钢铁元素-炼钢生铁元素-铁合金铁元素。

根据上述公式计算,2016年废钢铁元素为1.47亿吨,历年走势如下,近三年废钢铁元素有所下降,但整体相对平稳,为降低一年数据的偶然性,本文采用2014/2015/2016三年的平均值1.49亿吨。钢协口径里,2016年粗钢产量是6.31亿吨,生铁产量是6.18亿吨,铁元素差异为2500万吨,即使铸铁全部都在钢协口径内,铁元素差异也就在6000万吨左右,还是远小于统计局口径的,可以说统计局口径比想象中的要大。

下图是废钢协会的中国废钢消耗量,这个数据的样本是小于统计局,可以说类似钢协的重点钢企数据,但这个数据是大于中国钢铁协会口径里的废钢消耗量的,2016年钢协口径废钢消耗量为4000万吨,而废钢协的数据是9010万吨。

根据废钢的每年1.6亿吨的资源量来看,每年只消耗9000万吨左右废钢意味着每年过剩大量的废钢,而我国的废钢出口几乎为0,这样的话,废钢的价格应该非常低才对,但事实上近几年无论是电炉炼钢和中频炉炼钢都没有太好的利润空间,开工率普遍偏低(废钢并不是绝对过剩,至少在2017年前,废钢也是相对平衡的)。所以说,废钢协的口径应该是含有的中频炉企业比较少,主要包括转炉废钢消耗量和电弧炉废钢消耗量。

再换个角度看,4万亿投资后,大量钢铁项目上马,虽然高炉炼铁有快速发展,产量不断创新高,但期间大量的中频炉项目也有上马,但按照中钢协的废钢消耗量来看,2009年后并没有明显的增量,这和实际不符,这也能说明废钢协口径包含的中频炉不多。而本文折算的废钢铁元素2009-2013年间有比较明显的上升趋势,和实际情况比较吻合,如果认为废钢中的铁元素含量为0.99,那么2016年表内废钢消耗量为1.5亿吨。

二、表外是不是有大量的地条钢?

按照废钢资源1.6亿吨,2016年废钢进口量为216万吨,国内总供应量为1.62亿吨,而2016年表内废钢消耗量为1.5亿吨,出口近似为0,按此推算表外地条钢大概为1200万吨,但由于不知道库存的变化,实际数或有所出入。由于资源限制和电费高企是限制我国废钢使用的两大因素, 特别是资源不足的问题仍未解决。另外,从下图铁水成本和废钢的价格来看,在2016年以前,基本保持相对平稳的波动区间,大部分时候废钢的价格反而高于铁水成本,这也能从侧面表明我国的废钢至少近几年并不是绝对过剩的。

下面再从其他两个角度来说明表外或许没有大量的地条钢。首先是如果表外存在大量的地条钢,表外的退出会导致表外的废钢流向表内,反映到表内废钢消耗上会有明显增加才对(钢协口径的重点企业,废钢的使用量在大幅提升,这个比较符合),但事实并不是如此,2017年1-5月份表内废钢铁元素为6290万吨,2016年同期是6070万吨,增加近220万吨,增速3.6%,年化上升540万吨。而钢铁协会口径,废钢消耗量上升明显,1-3月(数据滞后的原因,目前只能获得3月的数据)同比增速高达40%以上。

2016年钢协口径废钢消耗量为4000万吨,年化的话,2017年预期废钢消耗5600万吨。从口径对比来看,钢协<表内<表内+表外,不同口径之所以会有如此的变化,可以说明表外并没有大量的地条钢,也没有大规模发生废钢从表外流向表内的现象(表内粗钢日产创新高的主要原因是铁水日产创新高了,废钢的贡献度不大)。而表内由于可能有大量的地条钢(下文会详细推算),废钢更多是在表内进行重新分配,从中频炉流向了转炉和电炉(钢协口径多转炉和电炉)。

其次,从建材的口径来看,由于中频炉以建材生产为主,若大量的表外中频炉退出,会让渡给表内企业市场份额,加上2017年1-5月份建材钢厂有超额利润,理应来说,2017年表内的建材产量应该会有明显的提升,以对冲表外产量的下降。但事实并非如此,1-5月份建筑钢材(钢筋+盘条)同比增速反而出现下降了,降至2.7%(钢筋下降0.9%,盘条下降5.2%),表外有大量中频炉的说法是有待商榷的。

下面再看看,钢协口径的钢筋和盘条,2017年以来统计局口径和钢协口径是出现明显背离的,1-5月钢协口径建材同比增速为2.3%(钢筋增速-0.4%,盘条增速7.1%)。

从统计局和钢协口径(2016年钢协占比:建材0.55,钢筋0.60,盘条0.48)的差异来看,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钢协口径符合表外退出导致表内份额增加(2017年5月钢协占比:建材0.58,钢筋0.61,盘条0.54)的说法,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统计局口径外退出中频炉的量较小,统计局口径内退出的中频炉较多;二是表内中频炉的退出,对盘条的影响要大于钢筋,说明中频炉企业更多的是生产盘条,而非钢筋,线材比螺纹的价差比较高或也和这个因素有关,北京地区高线比螺纹高出400元/吨,处于历史高水平。

综上所述,从三个维度来观察,都能说明表外并没有大量的中频炉企业,表内是有比较多的中频炉企业的。

三、表内中频炉有多少?

废钢消耗量=转炉消耗量+电弧炉消耗量+中频炉消耗量

中频炉消耗量=废钢消耗量-转炉消耗量-电弧炉消耗量

通过上文分析,表内的废钢消耗量已经推导出来,下面需要对转炉消耗量和电弧炉消耗量进行推算。

1. 转炉废钢消耗量

2016年重点钢企的粗钢产量为6.31亿吨(钢协口径),转炉钢为6.03亿吨,转炉消耗废钢为3016万吨,转炉废钢比为0.3016/6.03=5%。钢协口径内以中大型钢厂为主,尤其是中西部地区钢厂废钢使用量偏低,而统计局-钢协内口径里长流程钢厂以中小钢厂为主,且中东部居多,转炉废钢比会偏高一些,本文假定为7%。根据推算(推算公式是基于铁元素平衡的角度,具体公式就不在本文累述了)统计局-钢协口径里转炉消耗废钢为618万吨,总的转炉废钢消耗量为3016+618=3634万吨。

2. 电炉废钢消耗量

根据我们掌握的企业名单(工信部白名单)的电炉分布,本文将电炉分为三个口径,一是钢协口径里的电炉(基本上都是高炉+电炉的方式),二是名单-钢协口径里的长流程钢厂(与钢协类似,也是高炉+电炉),三是名单里的独立电炉。具体电炉分布如下表所示:

2016年钢协电弧炉钢为2850万吨,消耗废钢的量为964万吨,电炉废钢消耗比很低,仅为0.34(独立电炉废钢消耗比接近0.95,长流程的钢厂电炉转炉化明显),热铁水的使用量很大。而按照一般的电炉产能折算表,2720吨的电炉大致对应2720万吨年产能,但考虑到热铁水的大量使用,或可以加快电炉的使用效率,实际产能有所扩大。如果按照85%的开工率,2850的产量对应的产能为3350万吨。

名单-钢协口径里的电炉产能为3845万吨,由于该部分和重点企业的类型相似,都是高炉和电炉混合型,所以其电炉废钢消耗比可以参照钢协的技术指标。但限制电炉里降低废钢消耗比的因素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铁水能力,二是技术水平。名单-钢协口径的钢厂相对钢协的重点企业来说,规模偏小,铁水能力和技术水平相对差,实际的电炉废钢消费比理应更高一些,本文设定为0.4。按照0.4的废钢消耗比,名单-钢协口径的电炉实际产能升至4029万吨。同样按照85%的开工率,那么这部分电炉钢产量为3424万吨,废钢消耗量为1370万吨。

独立电炉的电炉产能为2905万吨,这部分由于热铁水的消耗量会比较低,就按照电炉的产能折算表来折算。独立电炉的废钢消耗比一般都比较高,大概维持在0.95上下,由于独立电炉的生产成本较高,开工率都不算高,在一般情况倾向于白天不生产,晚上生产,50%左右的开工率,但2016年的利润空间相对是不错的,所以独立电弧炉开工率会有提升,本文设定为60%的开工率。那么2016年独立电弧炉钢产量为1743万吨,废钢消耗量为1656万吨。

综上所述,2016年白名单中的电弧炉钢产量为2850+3424+1743=8017万吨,废钢消耗量为964+1370+1656=3990万吨。

当然,由于所统计的范围只包括了白名单的范围,名单之外的电弧炉产能有多少,是不可知的,有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电炉产能为1.2亿吨,而按照白名单的电弧炉数,不考虑电炉转炉化的因素,大概产能是0.95亿吨-1亿吨左右,所以现在所推导出的电炉废钢消耗量应该是最小值。

3. 表内中频炉产量预估

中频炉消耗量=废钢消耗量-转炉消耗量-电弧炉消耗量=15000-3634-3990=7376万吨,中频炉钢为7450万吨。那么总的中频炉耗钢量为7376+1200=8576万吨,中频炉钢为8662万吨。

由于对于电弧炉的推算中,有部分设定条件,实际情况或有不符,下面给出不同设定情形下,对估算结果的影响。从下表可以看出,设定的变动趋势会为地条钢的估算产生影响,但只要不是明显波动,影响的量也相对有限。且不考虑名单外电炉产能的话,名单-钢协的电炉废钢比的边际影响相对较低。当然名单外电炉产能的影响也比较大,但这一块不好界定,但不在白名单中,后期将是去产能的重点关注对象,和现在中频炉类似,也可以划分到中频炉里去。

四、中频炉的缺口怎么来补?

按生产方式,粗钢=转炉钢+电炉钢+中频炉钢,2017年7月后地条钢将正式大量推出(全部推出或有难度,高利润下铤而走险的行为或有发生,但量肯定会比较有限)。

中频炉退出后,弥补的方式主要有五种,一是转炉钢通过提升转炉废钢比,二是电炉通过提升电炉废钢比和开工率,三是新增电炉,四是提升高炉开工率来增加铁水产量,五是出口回流。从现有途径来看,铁水产量依然创新高了,剔除无效产能的有效开工率维持在高位,而高低品价差持续维持高位运行,入炉品位的提升空间也几乎没有了,所以通过铁水产量进一步提升的难度逐步加大。

出口回流方面,2017年1-5月出口回流明显,累计出口增速维持-26%以下,但之前关于需求的细化研究报告中,已经指出,我国的出口是被动出口,只要国内价格有缺口,内外价差高企,出口会进一步回流,只是从1-5月份出口增速保持平稳运行态势,暂时看进一步回流的可能性也不大。而且增加铁水和出口回流,和整体的废钢流动关系不大,下面重点分析一下,通过改变废钢的流向,能否消化掉废钢的过剩。

1. 提升转炉废钢比

目前转炉废钢比为5%(按照钢协口径为例,因经过不同情形测试,统计局-钢协口径的转炉废钢比对整体废钢消耗量的边际变化很小,本文为简单化,设定为两者一致),2017年1-5月份生铁同比增速为5.2%,铸造生铁产量为5%(数据没有,预估的数,但其对最后估算的结果影响较小,百万级别)。而按照钢协口径里数据推算,2017年转炉废钢比预估为7%,那么2017年转炉消耗废钢为5174万吨,相较2016年的3634万吨,上升1540万吨。

2. 提升电炉废钢比和开工率

2016年高炉和电炉混合钢厂开工率为0.85,钢协口径电炉废钢比0.34,名单-钢协口径电炉废钢比0.4,独立电炉企业开工率为0.6。按照现在钢协口径数据,预估2017年钢协口径电炉废钢比为0.41,名单-钢协口径电炉废钢比为0.5,混合开工率为0.9,独立电炉开工率为0.8。按此推算,2017年电炉消耗废钢量为4985万吨,相较2016年的3990万吨,提升995万吨。

注释:即便如此,长流程钢厂的电炉转炉化依然较为明显,仍有提升空间。

3. 新增电弧炉

未来新增电炉数有多少,这个没有明确的数据,根据我们的渠道获得是有80座高炉,主力型号为70t,如果按照70的平均炉型计算产能大概在5000-6000万吨。这部分新增产能按照0.9开工率,0.8的电炉废钢比,大概能带来新增废钢消耗量3600-4320万吨。虽然电弧炉的投放节奏集中在下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但上半年中频炉的去除也不是瞬间归零的方式,下半年几乎没有,新增电弧炉可以一定程度上对冲中频炉的去除。

4. 总 结

表内+表外的中频炉废钢消耗量是8576万吨,通过废钢流向改变,预估过剩废钢为8576-1540-995-4000=2041万吨,所以2017年废钢应该整体是过剩的,电炉企业的利润应该能够保持在一定水平。但不代表粗钢供应缺口没有办法弥补,铁水产量增加和出口回流虽然不能消耗废钢,但可以弥补整体供应量的下降。

这部分也有一些设定,毕竟每个环节的数据并没有明晰的数据,只能以相对合理的推演进行说明,下面也对设定部分进行情景分析,来推演各种潜在变化,对废钢过剩格局的影响,本文对上述假定进行了一些合并、简化和变相处理,以方面说明问题,情况如下。

通过上表可以看出:

1.即使不新增电炉产能,也不提升电炉的开工率和电炉废钢比,只要转炉废钢比大幅提升,废钢的过剩也是能够消化的。

2.产量无上限的话,转炉废钢比提升、新增电炉产能或提升电炉开工率都会导致废钢的供不应求,所以整体来看,我国目前仍处于缺废钢国家,即使去除中频炉,废钢的性价比显现,废钢的需求是没问题的,当然运输半径和废钢分布不均是降低废钢性价比的重要因素。

3.如果转炉废钢比提升有限,则实现废钢的平衡需要新增电炉或提升电炉废钢比和开工率,但难度较大。

4.粗钢有顶的情况下,后期随着废钢资源量逐步提升,或逐步触发铁矿石的挤出效应,但只要不出现废钢资源量的大幅增加,也很难发生大规模替代效应,短期的替代效应可以关注铁水成本与废钢的价差变化。

五、写后感

先做个总结吧:

1.统计局口径是比较大的,表外的地条钢并不太多。

2.表内地条钢的量反而不小。

3.地条钢总产量为8500万吨左右。

4.转炉废钢比提升有限的话,即使提升电炉开工率、提高电炉废钢比以及新增电炉产能,废钢2017年过剩的可能性很大,有利于维持电炉企业一定的利润水平。

然后再说一点感触和后续想要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作为一个分析师来说,数据的准确性确实很重要,但如果没有完全准确的数据,是不是分析就无从下手了呢,实际不然。数据的口径是多元化的,如果能多渠道验证,则推演的结果的参考性也就越强。

本文在推算电炉产量的时候,也考虑过通过石墨电极来进行倒推,但石墨电极倒推需要知道电极的单耗,但从上文的分析也能看到,不同类型的电炉单耗是不一样的,使用热铁水的多少势必会影响电极的消耗。而且电极单耗现有数据口径只有钢协有公布,范围只局限在钢协的会员企业,而钢协口径的电炉和独立电炉厂差异比较大,推演难度较大,当然如果能全面了解到独立电炉厂的单耗,配合炼钢石墨电极的产量也是个不错的推算口径。

2017下半年·投资策略论坛

扑克财经,年中巨献

详情请查看下图,即刻报名!

(本文经扑克投资家采编,并已标注来源,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添加扑克投资家微信号:puoketrader,第一时间获取大宗产业与金融领域最有温度的研究资讯。)
0 条评论
登录 后评论
推荐文章
面对泡沫,现“金”为王还是手中有“房”?这篇文章讲清楚了
一切终将幻灭:周期奥义在于对过程的追逐,你的一生是它最好的诠释,附周金涛21篇重要文章
黎明前的黑暗:陶冬最新演讲——中国经济后十年两大趋势(个性化消费、人民出海)
深度好文:因为印度,中国已经没了退路
重磅内幕:当年的四万亿决策曝光,有人现场删稿
致命的自负:关于英国退欧,万一你们都错了呢?
X
取消
改版反馈
关注扑克投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