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金融风暴无限逼近:美股崩盘与新兴市场坍塌,只是开端
马也、宋燕、赵晖 2017-05-19 10:10:38
导语:金融市场又起大波澜?

作者:马也、宋燕、赵晖   来源:扑克投资家   转载请联系扑克作者君(ID:puoker)授权

新一轮金融风暴可能已经开始逼近。

由于经济和政治的双重动荡,这一次的震中和内爆点,很可能会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

10年前的2007年4月4日,随着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正式拉开了金融危机的序幕。

随后,美联储开始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以增加市场信心,美国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维持,一切看来似乎不是很坏。然而,一年过后,美国人的噩梦开始展现,美国房贷两大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股价开始在2008年8月暴跌,持有“两房”债券的金融机构大面积亏损。

2008年9月7日美国财政部不得不宣布接管房利美公司和房地美公司。

2007年7月16日华尔街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关闭了手下的两家对冲基金,爆出了公司成立83年以来的首次亏损。2008年3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促使摩根大通银行收购了贝尔斯登。

2008年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控股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2008年9月21日,在华尔街的投资银行接二连三地倒下后,美联储宣布:把现在只剩下最后两家投资银行,即高盛集团和摩根士丹利两家投资银行,全部改为商业银行。至此,历史在2008年9月21日这一天为曾经风光无限的华尔街上的投资银行画上了一个惊人的句号,“华尔街投资银行”作为一个历史名词消失了。

2008年10月3日布什政府签署了总额高达7000亿美元的金融救市方案。美国金融海啸引起的巨浪开始涉及全球,蔓延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有一句古老的谚语:从短期看,人类在历史中学会了很多;从长期看,人类在历史中什么也没学会。

十年过后的2017年,在经历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引鸩止渴的十年,被掩盖在台面下的经济风险,被天量美元堆积起来的泡沫,以及金融危机后由于财富的重新分配导致社会不公而使得民粹主义快速抬头表现出的政治风险,正在快速积累起来。

美股暴跌背后的政治动荡,特朗普开始深陷泥潭

昨夜,美股经历“血腥周三”,道指单日大跌372点。VIX指数单日暴涨46%,三大指跌幅皆超过1.5%,道指及标普500创去年9月9日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纳指则创去年6月24日以来最差表现。

美国正陷入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动荡之中。如果说,开除科米是特朗普的“水门事件”,那么“通俄门”将是一个重磅助燃剂。据最新的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4-11月期间,与俄罗斯官员及一些同克里姆林宫有密切关联的人员至少有18次未经披露的接触。

一名未公开身分的美国官员称,特朗普上周三在白宫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时,曾向来宾炫耀他每天都可以得到关于伊斯兰国组织的恐怖威胁的绝对可靠信息,并详细描述了一个该组织与在飞机上使用手提电脑有关的恐怖行动方案。

这名美国官员表示,特朗普向俄罗斯客人透露的信息比美国向自己的盟友透露的还要多,都属于美国各情报部门列为绝密级别最高的信息。

无论特朗普如何辩解,选民和反对党似乎都不买账。

据PredicIt网站统计,在关于特朗普泄露机密的报道引发轩然大波之后,特朗普今年遭弹劾的几率一度暴增至29%,比之前增加了近10个百分点。而美国民意调查公司——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PPP)5月16日发布的调查显示,有48%的美国人希望弹劾特朗普,超过反对弹劾特朗普的41%的支持率。

种种的事件使得美股在经历半年的快速上涨后,投资人开始怀疑,特朗普政府能否集中精力推动减税和税收改革、去管制化、经济刺激与基础设施投资等重大议程。

悲观情绪开始蔓延,市场波动性陡增。除了美国股市,美元和国债收益率全部下滑,“恐慌指数”VIX飙升,全球避险情绪大爆发,黄金日元飙涨。与此同时,6月美联储加息的概率骤跌,似乎一觉醒来,全世界都变了。

其他市场指标也纷纷掉头向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2.22%,为去年7月以来的最低,显示市场追捧国债,推升价格。十年期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差距缩窄至特朗普在去年11月8日当选以来的最低。

自去年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投资者一直“偏信”其所宣称的减税和税收改革、金融市场去管制与基础设施投资计划等利多消息。这使股市连续上涨,不断突破历史高点。但在就职前100天内,特朗普竞选主张无一落实;废除“奥巴马医疗”的草案在此之后在众议院艰难通过,税改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还未形成正式文本,可以肯定无法在上半年走完立法进程。

过去六个月来,一直有评论认为“特朗普利多”被夸大,市场虚高,但这一立场始终式微。如今,在“解雇门”“泄密门”“调查门”的一连串事件影响下,白宫陷入混乱甚至半瘫痪状态。市场“如梦初醒”,意识到特朗普议程难见出路,经济利好无法出台。由此悲观情绪逐渐占上风,并可能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的主旋律。

政治内斗正撕裂整个美国

目前,弹劾程序仅能由多数党开启,所以特朗普的总统生涯能否延续,将取决于共和党的态度。

民主党因为在上次大选丢失了白宫和国会,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也将右转,且掌握的州议会、州长办公室也少于共和党,他们在这个全方位弱势的时期可以选择的策略非常有限,主要的办法就是拖延、施压和表态。“拖”主要体现在推迟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的任命审批、延缓特朗普施政纲要的立法进程、以及让“通俄门”持续抢头条。

民主党通过造成行政机关空转、关键立法难产和打击特朗普的政权合法性,间接对特朗普的施政造成负面影响,让特朗普和共和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为自己办事不力负责,从而夺回至少一个议院的控制权。

“拖”也会消耗特朗普支持者的耐心和对他的支持力度,让他们逐渐清醒认识到特朗普不是救世主,不能推动那些有利于他们的政策。这些人就算不能转投务实派建制派政治家,也会心灰意冷不去投票,只要有区区几万人待在家里,就足以扭转明年中期选举的选情。而让特朗普出不了政绩也有利于日后民主党执政,因为他们将不需要重新推翻特朗普已经通过的立法,可以专注于自己的施政纲领。

民主党在“通俄门”上的策略也是如此——他们是否真的相信特朗普涉嫌通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不能停,必须要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听证会占据民众的注意力,让特朗普政府一直陷于这个丑闻不得自拔。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就不得不分神应对层出不穷的爆料、质疑和问询,很难专注于推行政纲、兑现政治承诺,最终为民主党2018年的反扑制造机会。

现在的通俄事件的发展态势很像当年特朗普捏造的“奥巴马是外国人”的谣言——就算特朗普不被弹劾,也会成为特朗普政府挥之不去的合法性危机和团结民主党选民最有效的集结号。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浸淫华盛顿政治圈的政客来说,要平息“通俄门”最好的方法就是虚以委蛇:一方面消极的陪民主党互动,一方面暗中削减预算、控制人手,给支持自己的中低层官员打招呼递条子许诺加官进爵,让他们更消极地应付工作、更严格地对待证据、更谨慎地回答国会的问询;然后再通过其他政策和行动来转移媒体和民众的注意力,避免在调查中制造事端,这样没有实权的民主党就很难无事生非,从而把事态的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

但特朗普恰恰不是一个深谙华盛顿游戏规则的人,他的性格特点和行事风格也容易被反对派利用。国会对“通俄门”持续不断的调查,媒体对该事件的持续关注,给爱看电视的特朗普造成极大的心理刺激。加上特朗普是那种输了以后也不退缩、反而要以更激进的方式赢回来的人。比如之前,他的医保方案第一次没有通过的时候,很多人预测他会在接下来的税改方案中有所妥协,结果推出的计划比之前更加激进,让大家跌碎了眼镜。

加上特朗普常年在商界摸爬滚打,至今也没有将自己调整到行政首脑的角色中,所以很多在商界习以为常的事情在政界就很难行得通。在心理压力、个人性格和行事作风的三重作用下,特朗普才会在原本被医改法案和税改法案占据头条、“通俄门”关注度降低的时期突然“发大招”炒掉FBI的局长,直接激化矛盾,重新把各方关注拉了回来。恐怕至今,特朗普还没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要为难他。

特朗普陷入围攻的时候,也会比平常更加口不择言,比如在公开信中说“自己从科米处得知没有被调查”、在推特上威胁“取消新闻发布会”、以“有录音”威胁科米不得泄密等等。这些不堪的言论不仅体现他对自己权力边界的无知,还给了政敌扩大调查的口实,无异于火上浇油,正中民主党下怀。

随着事态急剧恶化,越来越多的共和党议员选择静观其变,共和党党内开始出现明显的裂痕,脱钩迹象明显。短时间内,共和党议员们还不可能抛弃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现在对特朗普依旧非常忠诚,而失去这一批人的支持,这些议员们明年中期选举将会遇上大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议员们对特朗普投鼠忌器,基本上不敢公然开罪特朗普,更不可能开启弹劾案,否则这种“背叛”不仅葬送个人仕途,还会加剧共和党本就脆弱的团结。而且就算特朗普真的下台,他的推特依旧是每个共和党政客的噩梦,他将继续通过推特打击背叛自己的人。可以说,除非大量特朗普支持者放弃特朗普,否则他可以挟持民意绑架共和党,让后者无所作为。

但是连特朗普的副总统彭斯也“别有用心”地设立了一个“领袖政治行动委员会”,通过自己的威望提早为2018年面临中期选举的国会议员们筹款拉票——这不仅能够稳定共和党国会的军心,还能拉抬自己在党内的地位,为特朗普“出事”做好接班准备。

特朗普现在,从当选的意气风发,已经变成了一个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一旦形势继续恶化,支撑起美股泡沫的“特朗普交易”将迅速破灭,成为压垮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昨晚市场暴跌之前前,反映市场恐慌指数VIX已经连续11天创下了低位,市场正陷入一种“非理性”的乐观。

但是包括债王以及新债王之内的不止一个的市场大佬开始逐步押注美股的崩盘。

在VIX指数连续创下新低的日子里,一位神秘的买家50cents(中文译名:五毛)在大幅亏损情况下,继续大额买入VIX,下注美股崩盘。而昨晚一夜之间,VIX就暴涨了接近50%。

如果真到了变盘的转折点,那么昨晚的暴跌,绝对不会是八年内最大的一次跌幅。如果这次的暴跌很可能只是一场烈度和影响度都远超2008年金融海啸的危机的开端。

就像2007年4月份,在整个美国市场还没敏锐地感知到风险逼近之时,很多端倪已经开始在外围显现。

徘徊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空的秃鹫

这一次金融危机的开端,很可能从加拿大最大的非银行类房屋按揭公司-HomeCapital开始。

HomeCapital是一家小额借贷公司,它只做房屋按揭贷款,专门把钱贷给那些大银行不待见的人买房。

在加拿大,发放给低收入人群的高风险抵押贷款占到总量的18%,两年来增长了38%。

多伦多同期增长53%,达到49%。其次是温哥华,过去两年增长了25%,达到39%。一些次级贷款金融公司受利益趋势,甚至降低"门槛",推出"零首付"、"零文件"等贷款方式吸引贷款人。信用不高的低收入和无收入者也能获得贷款,当零零星星看到这些现象的时候,都会想起06年和07年的疯狂。在宽松的信贷政策之下,自然有大笔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投机,把杠杆越推越高,最终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把钱存在HomeCapital的储户们,自然而然地,是冲着高风险、高收益而来,但心理究竟不踏实。一看到政府打压楼市,这些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会不会自己的钱被打水漂了?于是,储户们纷纷提现,结果是,该机构的高利储蓄账户存款额从3月28日至4月24日急速减少了5.91亿美元。一场危险的银行挤兑发生了。

当HomeCapital挤兑现象愈演愈烈,它发表公开宣言:我们公司没钱了!现在需要$20亿元信用贷款,以缓和压力。消息出来后,新一轮恐慌踩踏发生了-HomeCapital的股价在多伦多交易所暴跌61.9%,同时36%的资金,又从该公司逃离。

Homecapital出事之后,加拿大其他几家公司出现了连锁性反应,其它房贷金融机构也遭受到了挤兑,大量的资金在逃离,股价大跌。我们所知道的EquitableGroup下跌17%,StreetCapitalGroup下跌13%,FirstNationalFinancialCorp下跌7.6%。

反观HomeCapital房地产危机爆发的路径,与英国的一家大的金融机构:NorthRock北岩银行如出一辙。开始发生挤兑,越是挤兑,存款账户资金大规模流出,而资产端无法快速变现,会发现杠杆越来越高,最终就就了流动性危机,再传导到股价上,股价再反过来影响流动性。

而当时北岩银行的存款和贷款之间大概接近是1:4的,也就是说负债端(吸收的储蓄)100元的话,资产端(放出去的房贷)大概是324元。资产端恶化(造假和违规的操作、房贷的低质被暴露出来),流动性大幅度下降、坏账率上升、还贷人受到收入的影响断贷的比例开始上升,而另一端的资产端,很多储户对北岩银行失去了信心,产生了不信任,股价开始逐步下跌,金融机构的失血开始形成典型的负正反馈的机制:股价越跌、市值越小、杠杆越高。

由此看来,加拿大HomeCapital的故事简直与北岩银行一模一样。

过于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往往是饮鸩止渴,后患无穷。2008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房价暴跌,次级抵押贷款问题大到了捂不住的地步,击鼓传花游戏嘎然而止后,雷曼兄弟破产,贝尔斯登被收购,高盛、美银等摇摇欲坠,随后爆发的金融危机,像核武器一样,一瞬间摧毁了全球金融秩序,造成了全球经济迅速衰退。

为了解决过于宽松的货币环境带来的金融杠杆过度扩张导致的金融危机,解药竟然是进一步的宽松。但是十年之后,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加拿大只是外围国家中的其中一个,与加拿大类似的国家还有2008年之后经历同样路径的一大批国家,像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等等等。

在现有的数据统计资料中,澳大利亚40%的新增房屋是无需付首付的房屋抵押贷款。其中,以投资为目的的购房者中,60%选择了无首付的贷款,以自住为目的的购房者中,有30%选择了无需首付的贷款。而且,在澳大利亚税务办公室登记有房产投资中,有2/3的人申报了房租亏损,也就是说房租无法冲抵月贷款利息。澳大利亚的房租价格增速,已经降至21年的低点,目前低于1%。

澳洲央行发出警告,澳洲四大银行几乎同时收紧了放贷。其中,ARPA要求每年银行的投资房贷款增长比率不得超过10%,与此同时,维多利亚州政府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将外国投资者购买公寓的印花税税率从3%上调至7%。

看到这些,其实加拿大也都已经演绎了一模一样的一遍,现在加拿大的多米诺骨牌开始出现了倒塌。新西兰自然也是一样的,甚至是更甚一出。

这一切,跟十年前的美国国内市场,何其相似。

次贷风暴再回顾

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根源于房地产泡沫的破裂。

美国社会的"消费文化"、不恰当的房地产金融政策,以及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环境共同催生了这一危机。

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普通居民,长期以来一直有高负债、低储蓄的特征。为防止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一度长期实行扩张的货币政策。2001年1月至2003年6月,美联储连续13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使利率由6.5%降至1%的低水平。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了借贷成本,促使居民纷纷进入房地产领域。

而所谓次贷,即次级抵押贷款。美国的放贷机构根据借款人的信用高低将贷款分为"优级"和"次级"。次级贷款因为风险更高,其利率高于优级贷款。

对未来房价持续上涨的乐观预期,促使银行扩大向信用度很低的居民推销住房贷款,即发放次级抵押贷款。

不仅如此,大批放贷机构还把数量众多的次贷转换成证券在市场上发售,而各类投资机构购买了这些证券后又将其开发成多种金融衍生产品,出售给对冲基金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美国次贷的总额为1.5万亿美元,但在此基础上却发行了近2万亿美元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衍生出超万亿美元的担保债务凭证(CDO)和数十亿美元的信贷违约掉期(CDS)。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迅速膨胀,房地产市场泡沫越来越大。然而,2004年4月至6月期间,美联储连续17次提息,联邦基准利率再次回到5.25%的水平。

利率大幅攀升令购房者的还款负担大大加重,再加之2006年起美国楼市开始降温,房价下跌,很多次级抵押贷款的借款人不能按期偿还贷款,次贷违约率不断上升,终于压垮了大型次级抵押贷款发放机构。

次贷危机爆发后,影响越来越大,一些大量投资次贷金融产品的银行和保险公司面临财务困境,包括"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雷曼兄弟和美林公司在内的众多金融机构遭遇危机,一场摧枯拉朽的国际金融危机最终爆发,进而波及全球实体经济发展,成为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最严重的全球性经济危机。

从未远去的危机

次贷危机爆发已经十年,但众多结构性深层次矛盾其实根本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同时,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正呈现出抬头的趋势,恐怖主义袭击也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之痛。而渥克在《灰犀牛》中指出,尽管很多时候人们已经意识到风险的存在,但是大多数的个人和组织并没能做到积极有效地应对潜在的危机。

自金融危机开始以来,发达国家为阻止经济加速下滑,加大了财政救助规模,导致公共债务快速攀升,私营部门债务则有所下降。同时,受超宽松货币政策影响,一些主要新兴经济体债务也明显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09年,全球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约200%上升至220%。到2015年底,这一比例高达创纪录的225%,其中大约2/3是私营部门债务。私营部门债务水平高企增加了金融危机出现的可能性,而金融危机通常伴随更加深入、持久的经济放缓。

如果这一次是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开端,那么,处于高位的美国股市和美国资产,将会是最肥的一块肥肉,作为一个投机者,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空。

整个美国的股市,货币,到外围的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再到跟美元挂钩的港币,港股,都将是一块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对于押对方向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次不亚于2008年次贷危机的盛宴。

(本文经扑克投资家采编,并已标注来源,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添加扑克投资家微信号:puoketrader,第一时间获取大宗产业与金融领域最有温度的研究资讯。)
0 条评论
登录 后评论
推荐文章
面对泡沫,现“金”为王还是手中有“房”?这篇文章讲清楚了
黎明前的黑暗:陶冬最新演讲——中国经济后十年两大趋势(个性化消费、人民出海)
一切终将幻灭:周期奥义在于对过程的追逐,你的一生是它最好的诠释,附周金涛21篇重要文章
深度好文:因为印度,中国已经没了退路
重磅内幕:当年的四万亿决策曝光,有人现场删稿
致命的自负:关于英国退欧,万一你们都错了呢?
X
取消
改版反馈
关注扑克投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