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文在寅就职演讲:要做堂堂正正的韩国(曾言:对美国说不 )
财经会议资讯 2017-05-10 18:54:54
导语:韩国会步入新时代吗?

来源:财经会议资讯

文在寅承诺上台后,将主要着手进行改革(reform)和民族团结(national unity),韩国民众目前对改革的呼声最高。

People demand reform on conglomerates, called chaebol here, prosecutors governed by the presidential power and inequalities of income and wealth, which are seen by many as the most urgent issue that should be tackled immediately.

韩国人民要求对大财阀、受总统权力支配的检察机关以及收入不平等进行改革,很多民众认为这是韩国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国际政坛最近好戏不断,“法剧”刚刚完结,新一季的“韩剧”又开播了。5月10日,韩国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确认在第19届总统选举中获胜,当选新一任韩国总统。

来看新华社的报道:

Liberal Moon Jae-in has won a landslide victory in a South Korean presidential by-election amid growing hopes for a new society following the impeachment of his predecessor over corruption scandal.

自由派候选人文在寅在韩国总统补缺选举中大获全胜。前任总统因腐败丑闻遭弹劾后,韩国民众希望建立一个新的社会。

双语君科普

by-election就是“补缺选举”,也可以用supplementary election来表示,指组织中席位出现空缺时进行的选举。

由于前总统朴槿惠遭弹劾下台,因此韩国总统的职位目前处于空缺状态,所以进行的选举称为“补缺选举”。

几位主要候选人的得票率如下:

Moon of the biggest Minjoo Party gained a 41.1-percent support, defeating his two main rivals by a large margin, according to the final results released by the national election commission on Wednesday.

根据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5月10日的计票结果,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取得了41.1%的选票,以较大优势击败了两名主要竞争对手。

Hong Joon-pyo of the conservative Liberty Korea Party, with which ousted President Park Geun-hye was affiliated, garnered a higher-than-expected electoral score of 24.0 percent.

保守派自由韩国党候选人洪准杓获得24%的选票,稍高于预期。洪准杓是亲朴人士。

Ahn Cheol-soo of the centrist People's Party got 21.4 percent support.

中立派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得票率21.4%。

5月9日上午,在首尔西大门区一投票站,文在寅向民众示意(人民日报记者陈尚文摄)

当晚,文在寅与支持者在首尔光化门广场共同庆祝胜利。他发表胜选演说,称自己将与国民手牵着手,为了韩国的未来一起前进。

In the televised speech, Moon told supporters that he will become a president for all the people from Wednesday, saying he will become a president of unity, caring about those who did not support him in the election. This election was "a great victory of great people," said Moon who pledged to become a proud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Korea (ROK) that is great, righteous and confident.

文在寅在电视讲话中对支持者表示,从5月10日起,他将成为全国人民的总统,会坚持团结统一,对没有投票给他的那些选民同样关心。文在寅称,“此次选举是伟大人民的胜利”,他誓言成为令人骄傲的韩国总统,创造一个伟大、正义、自信的国家。

附读:他给韩国许下未来:对美国说不

小新综合自:韩联社、财经、人民网、中国青年网

01

是谁入主青瓦台?

“看人先看友,我以有一位非常尊敬可靠的朋友为傲,我有资格当总统,因为我的朋友是文在寅。他功成不居,惩恶扶弱,至今不懈。”与韩国新当选总统文在寅有着管鲍之交的已故前总统卢武铉在竞选第16届总统时如是说。

从甘当人权律师与卢武铉结成伟大友谊,到助卢当选成为政权二把手,再到铁心不仕却成众望所归,最后继卢遗志即将大权在握,成为五千万人的总统,正如其自传书名《命运》,文在寅登上权力巅峰的曲折历程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文在寅1953年1月24日生于庆尚南道巨济岛的一座贫苦村庄,是五姐弟中排行老二的长子。1950年韩国战争爆发时,文在寅的父母为暂避战乱于同年12月离开朝鲜兴南,乘美军舰艇南下韩国,不料就此诀别故乡。

文在寅升小学之际搬家到釜山一处棚户区,排队领取教会救济,文在寅在自传中回忆,在贫穷的成长环境中反导形成不拜金的观念,这一价值观使他在人生中获益匪浅。文在寅至今不会骑自行车,不仅因为幼年没钱买自行车,也因为没时间学骑车,他刻苦攻读考取了当地名校庆南中学。文在寅学习成绩虽好,但不是模范生,而是问题生,高三时抽烟喝酒,为讲义气打架曾被停学。

文在寅心仪历史,但因家长和老师劝说志愿填报首尔大学商学院落榜,后于1972年重读考入庆熙大学法学系获全额奖学金。因反复组织学运反对朴槿惠父亲朴正熙的独裁统治,文在寅被军政府逮捕,开除学籍并充军当特种兵,服役特种旅的首长正是后来拥兵谋反篡权夺位的全斗焕。

文在寅在军中表现优异,曾凭借爆破及生化领域的过硬素质荣获表彰,并被委以应对朝军板门店砍人暴行的重任。文在寅1978年退伍,丧父后备考司法考试,1980年因投身民运关入看守所,在狱中得知以榜眼之姿通过考试的喜讯,当时的辖区警察署长破例允许师友为他在狱中开烧酒派对。

此后文在寅职场情场双丰收,经七年的马拉松恋爱终成眷属,后育有一儿一女。尽管又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司法研修院,但因有民运前科,未能成为法官,虽有大型律所邀他加盟,但他决心为弱者鸣冤、为寡母尽孝,执意南下釜山。1982年,命运安排他在釜山与卢武铉相遇,两人志同道合,受理大批人权、劳工、群体案件。

文在寅在自传中称,讼师不应只成为赚钱饭碗的想法使他走上人权律师的道路。文卢二人在釜山积极开展社团活动力挺民运,1988年卢武铉从政,但文在寅生性无心权谋,决意不问政事,直到卢武铉2002年竞选总统,文在寅才挺身而出助选从政。

文在寅(左)与已故前总统卢武铉(韩联社)

文在寅历任分管政法、社团工作的实权幕僚,最后晋升幕僚长,成为卢武铉政府二号人物,始终与卢政府荣辱与共,堪称卢武铉的政治同志。其间曾辞职游历喜马拉雅,但因弹劾风波骤起匆匆回国重返政坛,特别是李明博政府秋后算账,开始调查卢武铉后,文在寅为卢奔走辩护,卢武铉去世后主持治丧工作。

他在挚友逝世后面对不怀好意的政敌有礼有节不卑不亢,其高风亮节给韩国朝野留下深刻印象,自然而然成为领导亲卢派替友做到政权轮替的绝佳人选。生死之交的自寻短见令文在寅迎来更精彩的人生第二页。

2012年,文在寅与朴槿惠在大选电视辩论会上唇枪舌战。(韩联社)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文在寅身不由己卷入大选漩涡,击败安哲秀代表在野阵营参选总统,虽然创下在野党候选人得票率纪录48.02%,但惜败朴槿惠。2014年宣布参选民主党党首,一旦失败难免断送政治生命,但他访贤分权、用人不疑赢得议会选举。

就在他按部就班准备竞选本届总统的去年下半年,总统亲信门曝光,一直与倒朴烛光集会共进退的文在寅迅速成为重整河山革除积弊的最佳人选。保守阵营丢盔弃甲和党内新星初选落败使他距离总统宝座更进一步,但随着右翼选民依次押宝代总统、安哲秀和洪准杓,文在寅的选情一直如履薄冰。

文在寅高举破旧立新和团结国民的两面旗帜呼吁开创“人人是总统”的时代,终于在“重读”后赢得大选。“位极人臣”的文在寅在2008年2月25日黯然退场的近10年后,终于亲自叩开青瓦台的大门。

02

这个几乎所有总统都遭清算的国家存在五大暗礁

一个所有统治者都遭清算的国家,所遇到的麻烦必定是超级顽固难缠的。以目前知识界的共识,韩国若想打破长期对抗的循环,五大暗礁问题必须得到正视和解决。

暗礁之一,分裂互憎的地域文化。朴槿惠贪腐了没有?你问一个庆尚北道的人和一个全罗道的人,得出的答案几乎100%会是相反的。朴槿惠支持率80%的时候,全罗道的民众也没有原谅过她追随李明博迫害前总统卢武铉的往事,朴槿惠支持率跌到8%的时候,庆尚北道的支持者照样孤单地站在街道一隅和庞大的反朴人群对峙。

韩国政治,尤其是民主政治,首先是地域分裂的政治。不同地区尤其是庆尚和全罗的斗争,能够一直追溯到公元7世纪新罗王朝消灭百济。1300年以来,全罗道此起彼伏的反抗,还有庆尚道政治经济精英集团的持续打压,让这些地区间积下了深深的仇怨。

军人专制的鼎盛时代,地区主义曾一度被压制,但随着民主力量开始复苏反抗压迫,军人政客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先后祭起地区主义的大旗,在选举中赢了民主斗士金大中、金泳三。于是,区域裂痕再次蓬勃兴起,无论民主派还是威权派都得从中汲取力量,庆尚、全罗、忠清南北等地域界别,及三大板块的不停重组,几乎解 释了韩国从全斗焕到今天大选一切政党博弈的内在原理。全斗焕那样的“独夫民贼”当年都能在家乡庆尚北道拿下选举优势,韩国区域主义的帮亲不帮理可见一斑。

暗礁之二,俯视众生的财阀集团。自民主化以来,韩国凡大选,民众必高呼打倒财阀;大选后,民众又必削尖脑袋把自己的子女塞进财阀控制的大企业。财阀们崛起于日占时期或冷战时期,其发家史要么有日本背景、美军背景,要么有朴正熙背景,几乎都是走官商勾结、以政促经的路子。攫取第一桶金后,富商们与权贵交结联姻,赞助政治,最后把自己和国家融 为一体。

到了今天,掌握国家60%财富的8大家族多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的二代三代掌权,他们形成了一个封闭性极强的圈子,这个圈子业务熟练、人脉广泛,但就是与一般民众既无感情也无交流。1998年金融危机曾经重伤了财阀集团,大宇、韩宝等巨头垮台,金大中顺势改革,曾经使人民一度认为这个圈子对外打开了大门。

但二十年过去,人们发现,恢复了元气的韩国财团们大规模引入美资、日资、欧资,实现了自身治理结构的现代化。奇怪的是,对外已经用现代企业形象示人的大企业们一面对自己的民众,马上就拾起老一辈集垄断与盘剥为一体的苛刻嘴脸,以及收买政客、政治献金的传统手腕,无孔不入地从民众身上抽血。

韩国,仍然不是一个可以产生巴菲特、扎克伯格、比尔·盖茨那样与民众侃侃而谈的巨贾富豪的国度。

暗礁之三,封闭保守的政治体制。韩国政治体制的封闭保守实际上是其区域性和对财阀依赖性的自然反映。因为选举政治的高度区域化,韩国的政治集团不可能真正实现全国性的广泛代表性。党派内的纽带必然是以同乡、同族、同学、同事等传统因素叠加结成;外人进不来,里面人出不去,低流动性与乡党勾结形成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圈子一旦小且封闭,它就无法通过光明正大、开门迎客的态度获取执掌国政的资源。于是,暗箱操作、借助财阀就成为党派生存的自然法则。政党画地为王,财阀们要来这些地盘发财,也乐得资助政党。双方一拍即合之下,韩国政治黑幕无法根治的泥潭文化就此形成。

清廉如金大中、卢武铉,都没防住乡党们把其家人拉到坑里,实则代表了韩国一个非常具有典型性的现象:你看台上一个个总统、总理威风凛凛,实则“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台下这些“小鱼小虾”的乡党们,官不过议员、知事、部长,却每每做到了几十年风吹雨打岿然不动。

暗礁之四,权威人格的总统。韩国总统这个职位,既是韩国经济政治结构失调扭曲的集中代表,也是这种扭曲结构中资源分配的关键环节。韩国的地域、经济和政治圈子其实都狭隘封闭,这种圈子里产生的政治体系在本质上其实是不善于和民众打交道甚至敌视畏惧民众的。但随着民主化浪潮的势不可当,他们又不得不和民众交往。于是,韩国总 统就成为民众与精英圈子非常脆弱纽带中的关键一环。

从这个意义看,凡能当得上韩国总统的人,无论个性、能力如何,当政之初名声不错那都是一定的。朴正熙创造了汉江奇迹,全斗焕是战斗英雄,卢泰愚成功举办了汉城奥运,金泳三开创了廉政历史……依次类推,韩国总统都当得起一时俊杰的称呼。

但是,当一个社会民众与精英的关系高度扭曲时,他们间的纽带所需具有的强度是一般政治强领袖承受不了的。这个结构要求总统们第一要有足够人气,能借着百姓的怒火压制党内小团伙贪渎枉法的欲望,于是,清流型总统金泳三、卢武铉能够脱颖而出;二要有足够威望,能够镇得住财阀、拉得住手下,把内外资源分配一碗水端平,于是,李明博这样的CEO型总统尽管后来人气大跌,但他一直能镇住全场,最后成为唯一一个全身而退的前任总统;三要有足够战斗力,能在乱战中幸存下来。因为韩国地域等区别太明显,无论谁当总统,蜜月期总是结束得太快,然后反对派全力开火。能挨揍、架得住弹劾、找得到办法诿过他人,几乎是总统的基本功。

韩国一个很独特的政治现象就是内阁阁员在职时间短,短到什么地步呢,金泳三、金大中“两金时代”部长们在职位上只能坚持11.2个月,卢武铉时期上升到14.3个月,李明博时期赶上全球经济危机需要保持政府稳定,这才使阁员任职时间达到17.7个月。阁员换得这么频繁,但实际个人丑闻原因才占百分之十 几,百分之八十多是因为政治原因。

这些政治原因包括什么呢?总统和议会、民众关系紧张,总统转嫁责任找替罪羊,总统频频换部长好让自己的支持者履历上都有当部长经历,总统觉得政策不利换把刀就是。韩国总统其实是一个高度紧绷性的岗位,他必须回应民众、同事、财阀、党内 党外竞争者、司法机关的诉求,也必须向他们展示自己能行能斗,否则,因为结构扭曲带来的一切怨气都会发泄到他的身上。最后,即便使尽浑身解数,总统们大多还是逃不了被几个碎裂板块挤压揉碎的命运。

暗礁之五,动员型且善斗好斗的公民社会。财阀那么顽固,政客那么无耻,总统那么无能,那韩国民众还能指望什么呢?只能指望自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韩国的公民社会在和权贵集团、专制政府的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他们一无所有,却要和军阀、政客、财团、警察搏斗,并最后战而胜之,其中艰辛不足为人道。如断指、剖腹、自焚等激烈行为屡屡见诸媒体, 韩国国民性格的刚烈可见一斑。

但是,民主化既已到来,好斗的公民社会亢奋如故,依然没有把打江山的思路变成坐江山, 那种动员型的好斗精神就立刻成为韩国政治内耗的最好武器。在韩国,理性的低成本的朝野协商难以达成,民众的外部抗争却优势显著,这给政治所必须的妥协带来 了极大的困扰。每一方都轻率地否定对方,用简单的对错善恶衡量复杂的社会现实,虽然想起来痛快但那终不是成人的世界。就像强制重启不能改善操作系统一样, 一次次对政治人物的惩罚和抗议,其实也无法改变政治生态本身。

03

韩国部署“萨德”会反转吗?

文在寅在其自传中称,韩国应该学会“向美国说不”。因此在文在寅拿下韩国总统大选后,韩国正在部署的“萨德”将何去何从,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虽然文在寅曾表达过对韩国部署“萨德”的不同意见,但他的立场却并不坚定,表态也时有摇摆。

去年12月,文在寅在宣布竞选韩国总统时曾称,“在当前政治形势下部署‘萨德’系统并不合适,部署问题应推迟至下届总统任内处理,应以外交手段推动重新考虑部署‘萨德’。”

但在今年1月,文在寅的态度也出现过松动。他表示,“并不是铁了心要撤销‘萨德’,才说要交由下一届政府处理的。”并称,“我不认为韩美之间已经协商通过的事情能够如此轻易地被驳回。只是我们可以在经国会同意将其付诸公论,并尝试说服中国与俄罗斯(推迟‘萨德’部署)”。

不久后他又表示,部署“萨德”必须通过民主程序决定,这样才有助于韩美两国战略同盟的巩固。他呼吁政府不要着急“萨德”部署。

文在寅在“萨德”问题上的多次反复,也使其受到了不少批评。韩国《民族日报》评论称,文在寅在这一问题上继续维持了其“战略模糊性”。

虽然文在寅入主青瓦台不一定马上会让韩国部署“萨德”反转,但从文在寅此前的立场看,暂缓部署“萨德”、重新讨论决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对此,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在韩国总统大选前一天也表示,新政府如果需要新的政策,(部署萨德)可以再考虑。

至于举世瞩目的朝鲜半岛关系,从文在寅此前的表态来看,他倾向于对朝鲜温和的政策,主张通过对话解决朝核问题、改善朝韩关系,这或许能有助于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缓和、对话氛围的形成。这无疑是个可喜的信号。

文在寅曾说,如果自己当选总统可以与美国协商后先访问朝鲜。他还表示:“我可以与金正恩坐下来谈判,但是我不会为了会谈而举行会谈。我将在解决核问题得到保障的条件下与金正恩见面。”

今年4月10日,针对美国海军航母编队向朝鲜半岛靠拢,文在寅对美国可能袭击朝鲜表示担忧。他称不经首尔同意,半岛上不应有任何军事行动。文在寅说:“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尽早访问美国,与美方商讨彻底解决朝核问题的办法。”他还说:“我将竭尽所能避免半岛发生战争。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允许其他国家决定半岛的命运。”

在文在寅眼中,韩美同盟是韩国民主主义与国家安保的重要根基,若当选总统不会对韩美同盟关系进行调整。但他强调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韩国政府应拥有主导权。

然而,对于文在寅来说,除了“萨德”问题和朝鲜半岛局势,如何恢复国民对政府的信任、如何处理与中美的关系,也是接下来要面对的难题。这位“临危上任”的新总统,之后的执政之路注定不会太平坦。

(本文经扑克投资家采编,并已标注来源,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添加扑克投资家微信号:puoketrader,第一时间获取大宗产业与金融领域最有温度的研究资讯。)
0 条评论
登录 后评论
推荐文章
面对泡沫,现“金”为王还是手中有“房”?这篇文章讲清楚了
黎明前的黑暗:陶冬最新演讲——中国经济后十年两大趋势(个性化消费、人民出海)
一切终将幻灭:周期奥义在于对过程的追逐,你的一生是它最好的诠释,附周金涛21篇重要文章
深度好文:因为印度,中国已经没了退路
重磅内幕:当年的四万亿决策曝光,有人现场删稿
致命的自负:关于英国退欧,万一你们都错了呢?
X
取消
改版反馈
关注扑克投资家